薄春雨:闲云野鹤无常住 何处江天不可飞

时间:2022-05-28 15:38:35  来源:网络  

寒塘渡鹤影/绢本设色/180cm×80cm

放鹤去寻三岛客

任人来看四时花

文|薄春雨


《易经》云:“取法乎上”,学习中国画也是如此,要立足高远,以今人及民国为上,以元明清为上者,莫如宋人为上!陈寅恪:“华夏民族之文化,历数千载之演进,造极于赵宋之世。后渐衰微,终必复振”。此“复振”必是新宋学及宋文化的全面复兴。

赵孟頫:“观之王维、李成、徐熙、李伯时皆士夫之高尚。所画盖与物传神,尽其妙也。近世作士夫画者,其谬甚矣。推而论之,作画虽重笔意,还须神形兼顾才是正理,不可忽也。”在赵孟頫看来宋代绘画山水之李成、花鸟之徐熙、人物之李公麟,此三家为宋人绘画之至高点。当时及后世的绘画不能形神兼备者“谬”甚!此种观点可以让我们以正本清源的态度学习古人,探寻宋人之画脉正源,赵孟頫反对南宋的柔媚画风,认为南宋不及北宋。我们看李成、徐熙、李公麟皆北宋之高尚士夫,博于鉴赏,所尚高雅,逸兴闲放,画作形备神全,极为逼真神妙,用墨用线也相得益彰,都有着极高的技法难度,画里画外皆如一也。赵孟頫的白描鞍马,水墨竹石,寒林枯木皆延此三家之法脉。

低吟白雪逢阳春/ 绢本设色 /220cm×188cm

低吟白雪逢阳春(局部)

碧纱影弄东风晓 /绢本设色 / 210cm×180cm

董其昌云:“人莫尚于据德游艺也,立身以德,养生以艺。先王之盛德在于礼乐,文士之精神存于翰墨。玩礼乐之器,可以进德;玩墨迹旧刻,可以精艺。居今之世,可与古人相见在此也。助我进德成艺,垂之永久,动后人欣慕在此也……古董非草草可玩也。先治幽轩邃室,虽在城市,有山林之致。”

董其昌提倡以古养志,在“养生供物”的感性张扬中,提出“即物见道”的观点。这与赵孟頫所推崇的李成,徐熙,李公麟皆如出一辙!

故而品味高的人画不出格调低的画;品味低的人画不出格调高的画!

翠微惊露/绢本设色/183cm×150cm

翠微惊露(局部)

读赵董文字如当头棒喝,学画之人不可不察,要艺理兼通,术业专攻,工写皆善,三科并行!

画翎毛要有人之情态神韵,画须眉要如松柳般复苏风流,此非一专者可知,要触类旁通……


工笔写意并不矛盾,而是统一的,可以主体工背景写,写意从精微处着手,工笔从意境上着眼。工写技法是艺术语言,语言有详有简,诗分豪放婉约,可天马行空,可曲尽其妙。艺术又存于自然中,谁把它取出谁就拥有艺术。故老子云:“道法自然”。宣和画谱云:“诗画表里”。或工或写都不是绘画之目的。艺术的表达,诗意的再现,胸臆的书写等都源于生活和自然的流露……

泰岱松鹤 /绢本设色/220cm×120cm

古今一流画家都具备以下几点:

哲人一样思考;
诗人一样浪漫;
匠人一样劳作;
教徒一样虔诚;
隐士一样生活……

宋《梦粱录》:“焚香点茶,挂画插花,四般闲事,不宜累家”,宋人四艺是文人雅致生活的写照,文人之境,当“为无用之事,以遣有生之涯”,朝供瓶花,博雅可以养性;暮悬名画,师古可以移情。书房之器,古雅可爽精神;案上之书,明净可陶性情。胸臆磅礴,集众所善,如此意境中所作之书,所绘之画岂是世俗之画工所能企及。

幽篁仙禽/绢本设色 /180cm×88cm

柳子厚言“君子必有游息之物,高明之具,使之清静平夷,恒若有余,然后理达而事成。道形而上,艺成而下,若行路然,由近而远,皆有渐进之功,未可跳等”。

绘画和收藏都是相辅相成,循序渐进的,收藏的古器物也是我的作品,只不过时代地域作者不同罢了、藏品和作品在艺术水准和价值上并无差别,表现形式不一样而已……我创作出美的作品,同样上天也把美的艺术品赐给我,我能和这些艺术品共处,滋养我的艺术生命,这是人世间最美好的享受。

小轩窗 /绢本设色 /150cm×90cm

任何一门艺术只要你痴迷进去定有神来相助,故齐白石说:“胸中富丘壑,腕底有鬼神。”

米芾:“徐熙、徐崇嗣花皆如生。黄筌惟莲差胜,虽富艳,皆俗。黄筌画不足收,易摹;徐熙画不可摹。”“江南花鸟,始于徐家”“下笔成珍,挥毫可范”“意出古人之外”“骨气风神,为古今绝笔”。

不知古何以言今?

近年来我以徐熙《雪竹图》为依托研究落墨技法,发表《徐熙雪竹图考》等文章故在自己作品上边研究边实践出一种新思路新方法。把黄筌之勾染与徐熙之落墨相融合,画风也为之一变。从宣和画谱可知徐熙善画雪景,徐熙雪竹图之雪,借地为雪,江南晴雪,凌霜傲雪,似雪非雪。不是北方大雪、好似孤山香雪。画雪竹要文气不要工气,要突出书写不要突出制做,贵在写生妙在落墨。要侧重内敛不能张扬,看不到技法方为妙法,其美在内,不在外炫,含不尽之意于言外,正所谓“云雪飘扬,不待铅粉而白。”

秋风起/绢本设色 /150cm×90cm

徐熙之落墨法处处显其智慧构思和巧妙经营,画面静穆幽远,旷达凝炼,其落墨法后世鲜有人触及,谜团重重,这正是他“故留残缺处付与竖儒争”的高妙神秘之处……

宋《德隅斋画品》载徐熙曾绘鹤竹图:“南唐霸府之库物。旧有集贤院印章,梅翰林词涂去故印,复用梅昌言印以盖之。徐熙所作也。丛生竹筱,根干节叶,皆用浓墨粗笔,其间栉比,略以青绿点扫,而具萧然有拂云之气。两驯雉啄其下,羽翼鲜洁,喙欲鸣、距欲动也。近时画师作翎毛,务以疏渲细密为工,一羽虽似,而举体或不得其大全。此虽羽毛不复疏渲,分布众采,映带而成,生意真态,无一不具,非造妙自然莫能至此。”

此图虽未能流传下来,但仅文字便让人遐想若登临览物之感……

云是鹤家乡 / 绢本设色 /200cm×500cm

春风化雨/绢本设色 /100cm×90cmx2

鹤,轩昂之姿,高洁之态,矜持之貌,鸿俦鸾音,绰绰神羽,婷婷仙骨,清霜素衣,丹顶承日。众禽莫能与之争美。配以梅、据以松、傍以石、傲以雪、翔以云……百鸟画来只爱鹤!

画鹤贵有仙气,若无仙气则画鹤类鸡,若有仙气虽画鸡亦类鹤。

全在画家仙气之有无。

人之仙气何来?皆俗人而来,

仙气与生俱来,多被俗尘蒙蔽,拂去俗尘,仙气自来!

白居易:共闲作伴无如鹤,与老相宜唯此君。

钱惟演:瘦玉蕭蕭伊水頭,風宜清夜露宜秋。更教仙驥傍邊立,盡是人間第一流。

苏轼云:乞与徐熙新画样,竹间璀璨出斜枝。

把徐熙落墨、黄筌勾染、宋人诗意三者结合出新形式的作品,是我近年来花鸟画的创作方向。

梅鹤图 / 绢本设色 /100cm×156cm

黄宾虹:“李公麟精鉴钟鼎彝器,博览法书名画,照映前古,当为宋画第一。元季诸公,卖藏美富,词翰兼精,故能风流跌宕,炳暇于时,寻源溯流,而画法大明于天下。至若鱼于功利,不求学问,纵横涂抹,虽极工巧,神明既尽,古法亦亡。要为斯道绵一线之传者,惟工诗词、精法书,研金石诸家,心领神悟,力争上游而已。”

李公麟初以画马著称,遇法秀禅师教其画马恐死后投胎成马,故改画僧佛大士,宣和画谱上所载李公麟仙佛类作品远多于鞍马,《维摩诘演教》《五马图》便是不同时期代表作,访王安石后又多画古人诗意图,《归去来兮》《坐起看云》等……可见其绘画题材的脉络变化,我们学习古人不但要学其技法更应学其成功之道,“取法乎上,仅得其中;取法乎中,仅得其下;取法乎下,无所得矣”。正是此理!

小轩窗之一 /绢本设色 / 80×160cm

小轩窗之二/绢本设色 / 75×150cm

如此类推,张大千初学石涛八大后而学元明,再后潜心两宋,特别是敦煌之行画艺大进,晚年醉心泼墨发挥到极致。齐白石生纸上画工笔草虫虾蟹和大写意结合发挥到极致。徐悲鸿把西方明暗体块结构和中国笔墨结合起来发挥到极致。黄宾虹山水黑到极致白到了极致。潘天寿指墨把“拙”运用到了极致。

一专多能,把擅长的技法发挥到极致,这是所有名家大师的成功之道,学画之人需要深加体会。

拙文及作品若有不足请同行师友多批评指正,若有可取更希望能借鉴并超越。

薄春雨,号鹤庐,别署铁如意馆主,1983年出生于山东东营市利津县。2003年考入中国美术学院本科,获学士学位。2016年考入中国美术学院研究生,获硕士学位。现居杭州。
参展与获奖:
获今日美术馆“全国美术院校大学生提名展”中国画银奖。
“纪念郭味蕖诞辰一百周年”全国花鸟画名家学术邀请展。
获首届全国“徐悲鸿奖”中国画展优秀作品奖。
获中国美协“当代中国花鸟画展”精英奖。
获中国美协“和谐家园”全国工笔画展优秀作品奖。
中国美协2008年全国中国画作品展。
中国美协“全国首届现代工笔画大展” 。
中国美协“中国画线描艺术展” 优秀作品奖。
中国美协全国第八届工笔画大展。
中国美协“中国当代花鸟画展” 。
“富贵•野逸”薄春雨工笔花鸟画作品展。
“之•间”——工笔先锋三人精品展。
“妙机其微”现当代中国工笔画展。
中国美协“和谐家园”全国中国画作品展。
“微观与精致”——首届中国工笔重彩作品学术研究展。
“教学相长”——当代学院工笔、水墨作品展等

拍卖:
自2011年到2021年有五十件作品在中国嘉德,中国保利,北京荣宝斋,中贸圣佳等拍卖公司成交。
2019年《湖石鹤寿》嘉德秋拍以28.7万人民币成交
2020年《石上清风》香港嘉德以20万港币成交
2020年《鹤》中贸圣佳春拍以50万人民币成交
2021年《幽篁霜禽》中贸圣佳春拍以57万人民币成交

上一篇: 上一篇:有韵若水 无问西东 ——读葛强综合材料绘画作品有感
下一篇: 下一篇:画家刘长松作品鉴赏